久久爱网 > 原始社会的生活 > 第 20 部分阅读

第 20 部分阅读

 热门推荐:
第 20 部分阅读-原始社会的生活-久久爱在线播放视频-久久爱网

     送的。
楚智想起家里还有三袋子棉花,直接拿了一袋子去了王大婶家。王大婶的男人在那场战役中去世了,她也是少数几个一直没有再嫁人的,现在专门做麻布和人交换食物,虽然不富裕但吃饱是没有问题的。
楚智拿了棉花过来,让王大婶按照麻布的方法做一块棉布出来。基于棉花和麻布有着本质的区别,楚智也不怕浪费,用了差不多半袋棉花以及半个月的时间,终于让王大婶摸出了门道。基本工序和麻布的做法是一样的,就是一开始的时候有些麻烦。
王大婶没有把制作方式告诉楚智,楚智也明白就没有多问,这也算是商业机密嘛。王大婶挺感激他的,棉布做出来的当天王大婶惊奇的发现,这棉布可比麻布软多了,摸着舒服极了。这么神奇的东西就是由那堆白花做出来的,王大婶找了楚智商量,她不要楚智他们的食物,只要把剩下的那一点点棉花给她就成。
“成啊,王大婶,我那里还有一袋棉花,你帮我把所有的棉花都给做成棉布。至于你要的,我肯定会给你。”楚智立马就答应了,色在旁边听着弯着嘴角,他的楚智可真会过日子。
楚智摸着棉布叹了口气,果然不能期待太大啊,这棉布虽然比麻布要柔软,可和想象中的相比还是硬了很多。不过这样不错了,总是兽皮好。
等三大块棉布都做出来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了,天气真是炎热的时候。楚智又画了图,让王大婶给自己和色做了二套简单版的T恤和短裤。这样一来就要四套衣服,剩下的还能就给小欣欣做了四个兜肚,包子也能做一声儿童版的T恤加短裤。楚智直接表明了,如果还有剩下的布,直接送给王大婶。王大婶一听什么都别说了,连夜赶工做衣服。
挖陷阱
挖陷阱
等小欣子穿上软软的肚兜的时候,珠噗嗤一声笑了起来。“楚智,这个是什么东西啊?你想出来的东西就是和别人不一样,这布可真软呢。”
“呵呵,我出生的部落所有人都这么穿,你可不知道这衣服在我们那可流行了,是个人都这么穿。”楚智早就练成了金刚脸皮功,说谎都不用想的,直接脱口而出。瞧着自己身上这改良式的米白色T恤,衣服缝制的线头都在外面,这衣服在现代估计扔大马路上都没人捡。
“你们部落一定比其他部落更加富足,这些技术在我们看来已经是很了不了。”珠听木说过,楚智因为和部落的人走散了,后来被富给救了,老实说,她都有点期待能够去楚智的部落看看。
“好啊。”楚智嘿嘿的笑着,如果珠真去了,非让科学院那帮疯子直接解剖了不可。
色穿着T恤加短裤还是不习惯,尤其是运动裤里面的小内内让他的某个部位特不能适应。楚智版的小内内当然也是简陋版的,让小色子一向自由自在习惯了的小弟弟被约束的难受。不过他也发现了这个衣服的好处,色摸了摸身上过于柔软的衣服,感觉穿了和没穿一样。
色觉得裤子就算了,为什么还要穿衣服呢?他又不是雌性,根本不需要吧。色同志主动向楚智同志提出了自己的疑惑,楚智同志的回答很简单:你要是不穿以后甭想上老子的床。于是色妥协了,而且妥协的异常快速。
“你们那里的孩子都这么穿?”珠摆弄着越来越可爱的小欣,才一个月的功夫当初那猴子现在已经变成白嫩的馒头了。
“对啊,小孩子比较弱,所以容易拉肚子。我们的这个东西叫肚兜,围在孩子的身上,第一布料很透气不会觉得热,第二个,这样盖着孩子的小肚子就不会生病。”
珠听的一知半解,不过她知道这个兜肚确实是不错的,在太阳部落的时候她也从未见过的。珠悄悄的又摸了摸布料,很软很适合孩子穿。珠打心眼里感谢楚智,每次有什么好东西总想着自己和木,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他和色。
在王大婶有意的宣传下,所有人都知道楚智集会的时候换的棉花可以做出很柔软很柔软的布,穿着连睡觉都不觉得热。这些话越传越邪乎,不少人还特意来楚智家,专门看看这传说中的棉布衣服。那眼神就跟老太婆看见棺材板一样,贼亮贼亮的。楚智晚上趴在床上想着,咱是不是得给自己弄个艺名什么的,人名人好像都有艺名什么啊。
富和旭是第三波来找楚智的人,楚智本来也没打算私藏什么,棉花这东西想私藏那也私藏不了啊。加上之前已经送了一床被子给过富,说起棉花的作用的时候也挺有说服力的。富和旭商量了一下,觉得这个东西能给全族的人带来大实惠。
富表示想要换楚智家剩下的五大袋棉花,现在楚智已经分家了,自然什么都得按照规矩办事。
“富叔,您看这样成吗?”其实楚智留着这五袋棉花是有用途的,他打算冬天的时候做棉衣棉裤,不过这会儿他想到更加有用的了。“我想要一头牛,不管是小牛仔还是成年的牛都可以,但必须是活的。”
“你想要养牛?”富大叔一时不解了,骡子可以拉石磨,养牛是为了什么?
“富啊,我也想穿穿这棉布做的衣服,反正牛也不是难打的猎物,我看这事可行。”旭一早就摸过小包子身上的衣服了,别说,可真舒服啊。“等这些布做出来了,我们送几块去邻近的部落,算是让他们知道这种布的好处。”
楚智不得不说这个旭大叔可是人才啊,而且还是大人才呢!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,不错,太具有商业头脑了。
楚智自己留了半袋子棉花,其他的都让人拿走了。反正他自己也种了棉花,即便第一次种植失败了,可过年集会的时候还能看见那个老头,到时候多买一些就成。而且……如果真有了牛的话,咱可以自驾牛车去他们部落买东西。楚智越想越觉得小日子有奔头,楚智有绝对的信心,在这个原始社会中他能成为大富豪。
富大叔果然是讲信用的,没过几天还真给楚智弄了一头牛回来。楚智这回吸取教训了,第一时间先检查牛的性别问去。
“别看了,这是母牛。”富看着楚智蹲在地上,非常严肃认真的辨别牛的公母,那小摸样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。“这头母牛已经怀孕了,估计再等二个月就会生养小牛。这次棉布的主意是你想的,而且你还拿出了棉花。我们商量一下,小牛不管生几只,你只要拿一只出来就行了。”
楚智一头的黑线,这黑心眼的富大叔啊。你丫的故意的吧,谁不知道驴啊马啊牛啊的,一胎最多就生二只,一般情况下也就是一只。你这不是打劫劳动人民的果实嘛,可显然人家有钱有势的,再说了这不是他家小色子的爹嘛。
楚智叹了口气,谁让咱浑身金光灿灿呢,得,给就给吧。这母牛可是好东西。以后咱家还指望着它幸福生活呢,楚智答应了,色在旁边一直没说话。等富大叔走了之后,才把人抱着安慰了一番。
这段时间的私有制生活让他看到了族人自私的一面,为了一些小事斤斤计较,让色清楚的认识到很多事情和以前不一样了。仔细想想大家都没有错,只不过为了自己的家人能够生活的更好。加上楚智同志的驭夫有方,小色子如今也会为家里计算了。
“楚智,没关系,母牛说不定会生育两只。再说了,以后有机会我捕一直公牛回来,咱们生一窝。”色抱着人坐在自己的大腿上,亲亲小脸摸摸小手。
这个色狼,就知道吃老子的嫩豆腐。楚智没啃声,不过确实被色说的心里没气了。
夏季的炎热一直让楚智很苦闷,你丫的破太阳,不发热不光你不舒服是吧。楚智一天要洗五次澡,最后都恨不得直接泡水里不出来才好呢。
等到了八月份,楚智和烈把熟了的夏玉米都收了起来,乘着天气好把玉米往在外面晒一晒。至于玉米叶子就给骡子妈妈和牛妈妈吃,两个妈妈虽然在一个窝里面,可是相处的非常不错。每天一大早就能听见骡子妈妈和牛妈妈的二重唱,主要是催着他们的喂食者——楚智同志,吃早饭的时间到了。
色体恤楚智每晚“工作”的辛苦,每天都会主动把两位妈妈拉出去让它们自己吃草,一方面可以吃到新鲜的草,第二也不用在家闹楚智。虽然他们家楚智的睡眠质量异常之好,就是外面打雷估摸着他也听不见。
天气的炎热让小男人的打猎也变得辛苦了,正中午的那段时间压根都无法打猎。树林里虽然比外面凉快,可一直在走路奔跑追赶猎物们也极耗体力的,加上动物们再大热天也不长出现。
小男人们围在楚智家想办法,他们没有男人们丰富的捕猎经验。无法在最短的时间内精确的捕杀到猎物,加上天气一过了十二点就热的不行。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年的天气真的比往年热,他们觉得夏季捕猎却是格外辛苦。
色一边用蒲团扇风,一边皱着眉头一边说:“我一直在想,或许我们可以做陷阱来捕猎。”
“你是说我们挖陷阱吗?”升眼睛一亮,现在部落的外墙外面就有几个深坑,那是当年为了抵御狼部落挖的。后来富又让人把坑挖深了,平时都铺着草席,草席外面还加了土,不是部落的人压根就看不出来,也是对部落的一种保护。
“好,这个方法好。”元也赞同,“只要在动物们出现的地方多挖几个,我们捕到食物的机会就会更大。”
“不能挖很多个,动物们也是聪明的,我们在那边挖很多坑的话,时间长了就不会有动物在那边生存。”色想的更细更深,这件事他想了好久了。“我们挖两个坑,虽然不一定能够每天抓到猎物,但是也能增加我们捕到猎物的机会。而且中午天气最热的时候,我们还可以用另外一种办法,一边休息一边等待猎物。大家还记得楚智做的渔网吗?”
“渔网?”升不太明白了。
色端着一杯凉水喝着,心里眼里都是暖的厉害。瞧瞧,他家小色子的IQ估计得一百八吧。昨晚他看见色拿着渔网出门还觉得奇怪呢,这会儿他似乎有点知道了。
“只要把渔网的四周用麻神吊起来,然后人埋伏在树上,一旦有猎物进入渔网里面,树上的人立刻拉住渔网,猎物就不会逃出去。”色指了指一旁的渔网,叹了口气说:“不过只能逮小猎物,大型的会挣脱。”昨晚游一只野猪就闯进了渔网里,色在树上忙活了半天,最后差点被野猪的蛮力从树上拉下来。最后色只能丢开麻绳,让野猪逃跑了。不过这样也说明,渔网是有效果的。
大家听了之后都觉得这方法不错,走的时候约了明天一早就拿着铁锹去西边的树林。色转过头看见楚智还在溜溜的瞅着自己,走过去抱着人到了床上。“怎么了?”
“第一次发现部落里还有人和我一样聪明呗。”楚智这脸皮反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,横竖自己人嘛。
色亲了楚智那吧嗒吧嗒的小嘴一口,手深入衣服里面摸着那两颗小樱桃。“楚智,你真香。”
“香……嗯……香个毛啊……,别……。”楚智腰部是敏感地,每次被摸着摸着身体就软下来了。这事被色知道之后,这人就喜欢有事没事去柔柔摸摸舔舔的。
等前期工作都做好了,楚智是只能干看着某人的进入。虽然已经习惯了,楚智小人心理可还想着什么时候反攻的大事业。被做的狠了,楚智双手抱着色的脖子直嘟囔:“你不是说……白天……白天累吗?”
“是累,可是看着楚智一点都不累了。”色看楚智细皮嫩肉的,怕他撞的疼了,把楚智翻了个身从后面进入。色可不敢告诉楚智说,这是看人大猩猩做的时候学来的。不过这样做似乎更加舒服呢?而且楚智叫的也更响。
第二天小男人们推着板车,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去了西边的树林。按照之前商量的那样,在猎物经常出现的地方挖了两个深坑,并且把坑的四边都用铁刀刮的滑不溜秋的,一般人绝对无法从那么深的坑里爬起来。
楚智在上面看着,心里想着打井的可能性。不过井要比这些坑的直径小了很多,而且也深了很多,不过如果能够在家里打一口井的话。楚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冰镇西瓜,而且洗衣服也方便啊,井水那可以是标准的冬暖夏凉啊。
“色。”楚智拉了拉站在自己旁边的色。
“怎么了?”色以为楚智热了,忙用蒲团扇给他扇了扇风。“陷阱一会儿就能挖好,咱们等会儿就能回去。”
“不是,咱在院子里打口井呗?”楚智眯着眼睛,想着那清凉的井水,一脸的幸福。583    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