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4 部分阅读|嫖海盗久久爱在线播放视频-久久爱网
久久爱网 > 嫖海盗 > 第 4 部分阅读

第 4 部分阅读

 热门推荐:
第 4 部分阅读-嫖海盗-久久爱在线播放视频-久久爱网

     怀里上气不接下气,颤巍巍的伸手推她。
  已经弄伤了别人,维娜当下也不敢再动手了,只能无奈的托着小姑娘的屁股,将她带离水面,歪着脑袋看她。
  小姑娘一下手其实已经觉得有些不对了,只是心里没底。海怪小姐这下再一起身,稳住心神再看,才惊觉她是个女的。
  岛民们是逼她嫁给海神以平其怒的,如今男神成了女神,泪花就硬是卡在眼眶里,不上不下的,愣在当场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  维娜叹了口气,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了,比手画脚的跟她试着沟通:“嗯,那啥。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。就是你们之前不要的那些甜酒……”
  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揉揉头发,脸上有点赔笑的样子:“还有没有剩的啊?要是不要可以都给我的……”
  见小姑娘傻呆呆的没有反应,又挠了挠脖子,尴尬继续道:“嗯……没有的话,有啥别的不要的食物我也是接受的……”
  她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,倒是莫名给了小姑娘些底气,不确定的在嘴前比了个吃喝的动作,看见海怪小姐欣喜的点了点头,无语的沉默了。
  当下越想越气,越想越委屈,泪珠也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。居然就因为这么个鬼原因,自己差点葬身海底,与亲人生死两隔?
  维娜见她又哭的稀里哗啦的,也是无奈,想了想,从身上抠了块鳞片,按在她胸口中间。鳞片没入肌肤,闪动了几下,消失了踪迹。
  小姑娘愣愣的摸了摸胸口,凭触觉感觉好大股力气,肯定受伤了,手指摸上去却平滑细腻,一点痕迹都没有,眼泛泪花,呆呆的瞧着维娜。
  海怪小姐咧了咧嘴,自认为亲和力十足的替小姑娘顺了顺头发:“没事的,听话。有了这个鳞片,没人敢欺负你!我现在要送你回去,记得帮我要点吃的下来哦!”见她似懂非懂的模样,叹了口气,拍拍小姑娘的脑袋,又说了一遍,“真的没事啦!别怕哦!”
  言罢,触手卷着小人一个甩动,小姑娘尖叫一声就飞上了天——掉到了小岛通往的吊桥道路口,嘭的一个屁股蹲,砸在地上,呆了几秒,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
  她的母亲已经推开人群,惊恐的冲上前来,上下左右来回仔细检查了好几遍,发现女儿真的一点事都没有,一颗心终于落在了实地,紧紧把女儿拥在怀里,颤抖着亲吻她的额头。
  小姑娘还有点不可置信,等到岛民们迟疑的围上前来查看时,才想起来正事,操着土话,简略的解释了一遍,嘱咐大家准备食物。
  维娜泡在海里,满意的听见岛上嘈杂声渐渐降低,不多时,又是一阵击水声。维娜游上前去,打开查看,发现里面装着些水果、谷物、还有煮好的鱼肉,果然是食物。
  岛民们恭敬的列在小姑娘的身后,举着火把半跪着,嘴里低声吟唱古老悠长的祭神歌,而小姑娘自己围着暖毡,头发还滴着水,站在吊桥头冲他摇手致意。
  维娜也满意的挥了挥触手,算是回答,揽过陶罐战利品,海怪小姐底气十足,得意洋洋的班师回朝,向船长游去。
  有了大批量食物和酒的供给,两人的伙食问题终于得到解决,心中大定,斗气十足。
  虽然连日的漂流明显让人感觉偏离了航道,阿尔格尔也浑不在意,凭着多年的航海经验,硬是(在海怪小姐也下海探索帮忙的情况下)乘着木筏,回到了贸易岛。
  两人刚一上岸,就被长期蹲守在码头的喽喽们认出来了,连忙上前迎了过去。
  光头克雷和诺多闻讯而来,看见果然是阿尔格尔和维娜二人,那叫一个热泪盈眶啊!当即红了眼睛:“船长!”
  阿尔格尔一手一个,搭在两人肩上拍了拍,颇有威严的沉着安抚道:“无事,老子回来了。”
  诺多个子矮,感动之余一低头,便看见了船长被包扎的乱七八糟的大腿,惊道:“船长,你的腿......!”
  阿尔格尔这才想起来他还处于衣冠不整的狼狈状态,当下脸就一黑,瞪了维娜一眼,后者自然是摆出一张茫然又无辜的脸,让他噎得说不出话来,只能继续吊着张黑脸。
  克雷自然是心领神会,目不斜视,装作什么也不知道,动作却一点不迟疑,快步引着船长向准备好的新船走去。
  可是如今那鱼缸监狱早在混乱中丢了,海怪小姐没了睡觉的地方,海上又有着女人不能上船的潜规则,诺多也把握不准船长的心意(毕竟他一直黑着张脸,谁猜得出啊!),步子便有些慢了,犹犹豫豫的,不知道要不要把维娜也给带上。
  阿尔格尔迈开大步走在前面,走到一半还不见维娜缠上来,便有些奇怪,回头一看,她却是盯着坐在长椅上吹肥皂泡的小男孩看的挪不开腿,当下大怒:“还不给老子滚过来!”
  维娜捂着耳朵装听不见。
  诺多和克雷二人都是一头一脸汗,也不知道应不应该上去调停——他们消失了大半个月,谁知道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啊,他们当然不想上去碰头。
  正犹豫着,阿尔格尔已经耐心告罄,甩开步子回去拎着胳膊将她一把扯走:“吉祥物就该有个吉祥物样子,还不给老子跟紧了!”
  维娜撇撇嘴,小声嘟囔了两句,见船长又竖起眉毛准备骂人,便又腻腻歪歪的半挂在他身上,娇娇软软,一步三扭。
  诺多和克雷:“......”船长,人性呢?去了天国么?!!!
  #单身狗的日常##烧死这对异性恋#
作者有话要说:  我有特殊的快进技巧!!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眯眼笑!
  终于完结了!!!【撒花】
  感谢一众小天使们陪我走到最后,不计较渣作者的更新各种慢,各种短小......激动ING!!!
  爱你们!!!
  【鞠躬~】【群么~】
  ☆、第 16 章 番外
  距离海怪小姐以吉祥物的身份正式登船,已经有个把月了。船员们的心态也从一开始,见到这对晒恩爱的狗男女就满心“卧槽槽槽槽槽!!!!!船长你以权谋私!这不公平!”的刷屏,变成了冷静自持,淡然面对一切的稳重模样。
  其实也怪不了他们,主要是那两个人太不矜持!
  维娜是个没脸没皮的,这次被阿尔格尔公然带上船,在众人探照灯一般的注目礼下,地位一跃成为了传说中的吉祥物(既船长夫人),心情那叫一个大好。
  为了回报以最崇高的感谢之意,跟船长在床//上玩的花招百出还不算,平日里,随时兴致来了,即刻便压倒处理。
  以前,船员们便要忍受维娜整日片刻不离的缠在船长身上,无论刮风下雨,吃饭尿//尿。刚刚适应没多久,自认为已经将屏蔽技能修到满级的船员们才发现,他们还是太年轻!
  当初不就是缠挂在身上而已嘛,现在..................呵呵。
  那种辛辛苦苦把等级刷上去,却发现官方又出了更新包的感觉不要太酸爽......
  可谁让维娜如今简直就是个纵/情/狂!
  于是,船员们被迫在各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时间地点,或围观,或撞破,或打断,或淡定路过,目睹到维娜将自己英明伟岸的船长压在地上这样那样的时候,那复杂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。〖点蜡〗
  而每天看见船长眼下的那两坨浓郁持久的黑眼圈,众人是又羡慕又恐慌,连带着对女人的向往和想象都直线下降,跌到历史新低点。
  诺多也是整日都提心吊胆的。他想的比较多——
  首先吧,在船长和维娜两人的精神冲击下,船员们到底会不会被刺激的转变性向,这就是个难题了!
  漫漫航行路上,因为缺乏女人的滋润,毅然决然走上弯路的海员,在这蓝海里其实并不少见。如果真是这样,娇小玲珑的自己肯定是万花之中首当其冲第一人!
  想到这里,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默默按住了刀柄。
  然后再一深思,感觉情势实在不容乐观。届时要真成了那样,跟解了禁没有区别,常年茹素的船员们要是在维娜以身作则的带头示范下放开了玩,船上那场面光想想就叫一个春光灿烂,百花盛开啊!
  要是海上督警查来了,判他们一个有伤风化罪,整船海盗的脸还要不要了?!!!他可不想将来在儿子的课本上,看到自己的名字被放在这种恶性事件的备注栏里。(虽然能不能有机会生孩子,如今看来都是个未知数。)
  当下一抖,握紧了拳头。不行!这事刻不容缓!必须在发生之前,将悲剧的幼苗掐死在襁褓里!
  当然,想象很美好,做起来很难。
  虽然被自己的脑洞吓得不轻,但真让诺多自己去敲船长室的大门,他可真是不敢。
  倒不是别的,主要是怕打断了里面的好事。
  他到现在还记得,那次他大大咧咧的如往常一样,象征性的在门板上敲了敲,便推开了那扇紧闭的大门,所看见的——
  阿尔格尔和维娜两人闭着眼睛,双臂交缠,面色潮红的正在湿//吻,额间挂着汗珠,衣饰未除,只是将裤子拉了下去,在大腿上勉强挂着。
  厚重的遮光帘挡在窗前,让人无法从窗外窥知一二。光线昏暗,却给人带来一种隐秘的兴奋感。
  可是这很快便被他背后刺入屋内的阳光所打破。
  船长“刷”的一下,掀起被子,将二人盖住,平复了一下喘息,因强光突然的照射而眯起了眼睛,转过头来,用还带着纵情后沙哑的嗓子问他:“什么事?”
  诺多浑身僵硬,只能磕磕绊绊的答道:“也......没什么......就是,嗯,有别船的......咳,使者,到访船上。咳,船长......咳咳,忙的话,咳,可以,慢慢来......”
  既然是正事,他居然还一幅快要断了气的紧张样子,阿尔格尔很是看不过眼,竖起眉毛瞪他,心道:以前也没发现你胆这么小啊。
  下了床把靴子一蹬,一边系着皮带一边向他迈步走来。
  维娜揉了揉脑袋,起身坐在床上,长发凌乱,打了个哈欠,歪着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不一会,转了转眼睛,邪笑着伸出触手,顺着阿尔格尔的视线死角,摸到没扎好的皮带边边就要往里钻。
  阿尔格尔正准备好好训一顿诺多,瞧那唯唯诺诺的样子,成何体统!一点海盗的男人气都没有!
  可刚一张嘴,就感觉身下有些不对,再一低头,就瞧见那根偷偷摸摸翘着个尖挠他侧腰的触手,当下脸就一黑。
  维娜却好像来了兴致,又远远伸去几只触手逗着他玩,见他脸一会黑一会红,在床上乐的直打跌。
  阿尔格尔实在无语,黑着脸回头瞪她:“老子办正事呢!别闹!”
  维娜揉着笑到酸痛的脸,捂着肚子挺不起腰来,还挺理直气壮:“诺多不说了你可以慢慢来嘛!”又扭头看向诺多,眯眼问他,“是吧~?”
  诺多到现在都还没回神,身体直觉性的跟着她话走,呆愣愣的点了点头。
  维娜大笑,整个人都跳了起来,就差没鼓掌了,指着诺多得意洋洋的冲船长呲牙:“听见没?听见没!”
  阿尔格尔现在有了经验,也不和她强辩,把傻站在原地的诺多向外一推,向前迈了两步,换自己站在门口,手掌扶着门边,回头问道:“你再不撒触手,我可就关门啦!”又小声嘟囔了一句,“夹到你我可不管。”
  维娜见他真要走,逗弄到一半被摆了道子,脸上也是有点挂不住,气恼的跳下床来,触手变本加厉的狂舞而出!
  诺多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触手从远至近的膨胀变大,然后扣押缩紧,已经走出过道的船长便在自己面前被五花大绑的拖了回去。
  一声巨响,船长室的大门被狠狠摔上。
  他不自觉的盯着门边留下的那几道奋力挣扎的痕迹:“......”我什么也不知道!诺多捂着耳朵冲向了甲板。
  然而,谁也不知道,在他永不复档的废纸篓里,有一段被强行删除丢进去的画面——
  昏暗的室内,凌乱的床榻,相拥的两人,和在一片混乱交缠的触手中,令人格外在意的,进入船长身体里,做着抽//送运动的格外滑腻那一根。
  END
作者有话要说: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终于码完了!
  小伙伴们久等了!渣作者终于上菜了ORZ
  其实一开始想码的并不是这一段,而是“因为维娜怀孕,兴致减低,傲娇的船长死硬着嘴巴不肯承认却推倒她坐上去自己动”这样的故事!!!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!【痴汉笑】
  然而考虑到和谐的问题,不想大家又看不到,就决定还是让这块纯肉乖乖待在脑洞里【喂!
  至于怀孕的原理......同学们,生物老师教过,鱼类大部分都是体/外/受/精哒!所以不要怀疑孩子的血统23333333333
  于是,海盗这篇文就正式完结啦!~\\(    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