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爱网 > 为妃做歹:王爷又被坑了 > 第二十章 奇怪竹牌

第二十章 奇怪竹牌

 热门推荐:
第二十章 奇怪竹牌-为妃做歹:王爷又被坑了-久久爱在线播放视频-久久爱网

         “会吗?我不觉得啊。那林淑妃都能背着皇上冲你冷笑了,你们早就将对立关系摆在了明面上,说点刺激她的话也不为过。况且,有麻烦就有解决的办法,安啦!没事的。”洛浅浅压根不在意。

    龙云澈第一次感觉自己被气得要冒火,森冷的语气中带着带着火药味道:“这是我的身体,你应该听我的!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做主的人是我!”洛浅浅懒洋洋的开口,伸出右手小指,轻轻挖了挖自己的耳朵,毫无在乎龙云澈激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这句话的龙云澈十分气门十分气闷,但是却毫无办法。好在,现在不是他对夜里的洛浅浅一无所知了,最起码他可以看到听到,也可以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。从现在开始,你需要听取我的意见再开口,明白吗?”龙云澈感觉自己简直在哀求她,他从来没有这般低姿态过。

    “恩……看心情吧!”

    “洛——浅——浅!”龙云澈要被气疯了!

    “好好好!听你的,你可真够唠叨的,像个老太婆一样!”有个声音在自己脑海里唠唠叨叨的感觉真的不舒服,洛浅浅感觉自己都变成神经病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再次被鄙视的龙云澈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此刻,十几名身着银白色盔甲的侍卫跪在略显拥挤的的院子中央,一名面貌清秀的年轻侍卫已经向龙云清禀报完了所有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等你们赶过来的时候,没有见到任何人影?”龙云清听完他的禀报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淑妃,可有物品丢失?”龙云清转身询问林淑妃。

    从一进宫殿,林淑妃就已经排了一个心腹嬷嬷去清点了宫内物品,这会儿这个老嬷嬷已经跪在地上回禀道:“回禀皇上,宫中贵重物品并无丢失。”但这个嬷嬷禀报的时候,眼神闪烁着,微微抬眼看了林淑妃一眼。

    林淑妃心头一惊,王嬷嬷是她的心腹,如果真没有丢失东西,怎么会给自己使眼色。难道……

    想到之前哥哥寄存在这里的东西,林淑妃有些心绪不宁。自己的心腹既然说没有丢失东西,肯定是想小事化了,自己看来不能在过于追究,目前最重要的是自己去查看一下那东西还在不在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淑妃稳定心神,娇声道:“皇上,刚刚王嬷嬷都已经查验过了,没有丢失任何东西。或许……靖王爷的侍卫看错了呢!”

    “风翼功夫还是很不错的,本王相信他不会看错的。”一旁的洛浅浅凉凉的开口。虽然和风翼接触时间不长,但是她怎么也算是风翼的半个主子了,怎么能不替自己人说话。

    而且她早就看到那个老嬷嬷与林淑妃的眼神交流,心头疑窦丛生。脑海里对龙云澈道:“龙云澈,你看到刚才林淑妃与那个嬷嬷之间眼神交流了吗?我感觉这里面一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,稍安勿躁。且等风翼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”那名侍卫再次开口道:“其实,在风校尉开口示警的时候,我们几人确实也看到有人影在绡云宫宫顶出现,只是那人轻功十分了得,等我们赶过来的时候后那人已经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一个小小蟊贼抓不到,现在有冒出一个刺客!你们这群侍卫是做摆设的吗?”

    龙云清勃然大怒!吓得跪在地上的侍卫大气都不敢喘。他们可是是记得前几天值夜的侍卫下场,现在还在天牢里吃牢饭,听说在抓不到那个小偷,追不回宝物,所有人都要被廷杖而死。想到这些,所有侍卫都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脚步声响起,众人寻声望去,只见追着盗贼而去的风翼一个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风翼上前跪地对皇帝大礼参拜,皇上忙挥手让他平身,沉声道:“没有追到人?”

    风翼垂手道:“奴才无能,那贼子轻功确实了得,而且似乎还有帮手。之追了两条街就跟丢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心头暗暗叹气,就连靖王爷手下以速度著称的风翼都把人追丢了,那这些普通侍卫兵丁没抓住人也算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不是自己不给力,是敌人太强大呀!

    “可有其他线索?”洛浅浅按龙云澈的指使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!”风翼闻言忙将手打开,一块小小的巴掌大的小牌子出现在他手心里,继续道:“属下在他停留过的地方捡到的,请皇上,王爷过目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小太监忙将牌子取了,恭敬的交到皇帝手中。皇帝拿着那个牌子翻来覆去看了一下,皱眉道:“这是个什么东西?——怪盗吉德,这名字这么奇怪!”

    一旁原本还不着急的洛浅浅听到皇帝说出这个词的时候,差点没蹦起来,她有些失态的上前从皇帝手里一把抢过那个牌子——只见那牌子似竹片刻制而成,入手微凉。上面刻着一个八字胡,下面四个大字:怪盗吉德。

    怪盗吉德?一看到这个名字洛浅浅不由自主想到动画片里那个穿着白色西服,白色披风,顶着白色高沿礼帽,带着眼镜,酷到没朋友的怪盗基德形象!这不是现代出名的漫画家青山冈川笔下的一个人物名字吗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就算后面两个字不一样,但是发音是一样的啊,如果是巧合那也太玄幻了!

    其他人都被靖王爷的举动吓坏了。从皇上手里抢东西,这是作死的节奏吧!靖王爷疯了不成!

    一旁的林淑妃见状柳眉微蹙,似真似假的轻呼道:“靖王爷,你怎可这般放肆!”说罢,连忙上前查看皇帝双手,道:“皇上可有受伤,快传太医来看!”

    皇帝龙云清微微一愣,旋即收回双手,不在意道:“淑妃无需担忧,朕无碍。十一弟与朕亲兄弟,这种事无需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”林淑妃不甘心道:“就算您和靖王关系再好,可是君臣有别,靖王爷今天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龙云清忽然眉头一皱,眼神锐利的看着林淑妃,语气微冷道:“朕和十一弟的事情,不用别人掺言。莫要在让朕听到你这般言语!”

    林淑妃忙低下头,手指紧握,长长指甲差点戳进肉里。她强忍怒气躬身施礼道:“是,臣妾知错了!”

    目睹抢牌子一幕的院中众人屏气凝神,风翼更是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。心头一个劲埋怨:这个小祖宗啊,这是要坑死王爷啊!

    还好皇帝没有发怒,这让所有紧张的人都松了一口气。看来靖王爷在皇帝心中的地位真是不一般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龙云澈在自己的身体里差点被气死。要是能出来,估计真要掐着洛浅浅的脖子摇晃一顿,问她是不是傻!

    “洛浅浅,你干什么?”龙云澈火大的吼道:“那是皇上,你居然抢皇上手里的东西,你是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洛浅浅脑海里忽然被龙云澈吼声吓了一跳,身体忍不住一抖。周围的人包括皇帝都一怔。以为他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,都惊讶的看着洛浅浅。

    洛浅浅被龙云澈的话吼的回了神,这才头顶冒汗,心头叫苦,这真的不能怪她好吗,从来没有君臣观的人,忽然听到怪盗吉德这么现代的名字,激动之下做出抢东西的事情也应该可以原谅的吧!

    可是这些事情自己懂,别人都不明白啊。洛浅浅抬眼一看四周,发现一圈人都在看着自己。那目光有探究,有佩服,有怜悯,有幸灾乐祸,还有莫名其妙的恨意。最后看到皇帝龙云清那里,洛浅浅发现这个皇帝看上去并没有火冒三丈的样子,忐忑的心这才放下。

    洛浅浅神色尴尬的将手里的竹片双手抬起送至龙云清面前,低声道:“臣弟鲁莽,还请皇上恕罪!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龙云清一摆手,那个小太监忙将牌子接过。龙云清看着洛浅浅道:“十一弟可是看出什么问题了?”

    洛浅浅没有回答,反而问道:“皇上,之前丢东西的时候可在现场发现这种竹牌?”

    皇帝一皱眉道:“你这么一说,朕还真有点印象。好像大理寺上次来的时候提到有个竹牌很奇怪。不过朕当时太过生气,没有细问。”

    洛浅浅点点头,又转身问风翼道:“风翼,这个竹牌你是在哪里捡到的?”

    风翼禀告道:“回王爷,属下看到有人影在绡云宫宫殿之上就去追,在绡云宫后院发现这个竹牌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绡云宫怎么会有这种东西!”一旁的淑妃听着有点不对劲儿,忙委屈道:“皇上,臣妾和这个怪盗可真没有什么关系啊!”

    洛浅浅轻笑一声道:“淑妃娘娘紧张什么,本王也没说你就是这个偷东西的贼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林淑妃一噎,正要继续说什么,却被洛浅浅打断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弟之前在江湖中确实听过一个怪盗的名号,只不过从来没有见过。江湖人称此人轻功极高,得手后都会留一怪盗吉德的竹牌。上次失窃后出现竹牌,此次绡云宫也出现竹牌,娘娘您确定您宫内没有物品失窃吗?”言罢,洛浅浅眼神微眯看着林淑妃。

    淑妃娘娘微愣,刚要说什么,洛浅浅转身对着皇帝道:“皇上,臣弟觉得或许淑妃娘娘手下宫人粗心没检查清楚,还请皇上派得力侍卫入宫查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那个负责查看到老嬷嬷闻言忙又跪倒在地,颤声道:“皇上,刚刚事发突然,娘娘急命奴婢等人查看。可能太过急促,有些东西并未细看。况且娘娘寝宫怎么能让侍卫进入查看,还请皇上开恩,允许奴婢再带人去检查一下。”    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