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爱网 > > 第两千七百七十九章 宁浩死了

第两千七百七十九章 宁浩死了

 热门推荐:
第两千七百七十九章 宁浩死了--久久爱在线播放视频-久久爱网

         “毕竟文海可不大,想要走丢一个人,没有那么容易的,萱儿,你不要替那个家伙担心了,有必要的话,以后最好和他拉开距离。”张儒风说道。

    杨轩笑了笑,说道:“张老哥说的不错,宁浩的确不是个善于之辈,只不过,他不回家,竟然让他的父母电话打到了这里,似乎,还是有一些蹊跷的吧。”

    张儒风说道:“杨老弟,你这么一说,的确是有些蹊跷啊,不如我派人去看一看情况?”

    杨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儒风于是拿出了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,交代了几句之后,便挂断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放心吧,一旦有消息,我的人就会来通知我的。”张儒风说着,夹起一口饭放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张萱儿这才松了口气,点了点头,也继续吃起了碗里的食物。

    而只有杨轩眉头一挑,想到了些什么,随即轻笑一声,倒也没有挑明,他到底是想到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杨老弟,吃菜啊,虽然饭是晚了些,但也要吃啊,一日三餐,少一顿都不行的。”张儒风说道。

    杨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一个西装男子便冲了进来,在张儒风的耳畔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张儒风丢下筷子,心情极其不爽的说道:“这个小逼崽子,真的是不让人好好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杨轩好奇的问道:“张老哥,发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唉,宁浩死了,他的尸体,就在酒店不远处的草坪,被发现了。”张儒风眉头皱着说道。

    张萱儿一愣,说道:“什么人才敢这么胆大包天,在我们酒店附近,就敢下手杀人。”

    杨轩冷笑道:“恐怕,是他的熟人吧。”

    张儒风丢下筷子,拿纸巾擦了擦嘴唇,说道:“我们现在去看一看吧,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还是需要给宁家一个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杨轩点了点头,说道:“张老哥,我和你一起去,萱儿妹妹,你就在这里,不要跟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萱儿显然很担心,但她的确更害怕死人的旁门,便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好,你们去吧,记得回来毒厂子,高数我结果如何。”

    杨轩说道:“好的,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儒风便和杨轩二人,在这西装男子带领下,来到了伊丽莎白大酒店一侧的草坪,果然,可以看到宁浩的尸体,双目圆瞪的平躺,尸体已经僵直了。

    没有警察,或者说,张儒风根本没有让人报警。

    毕竟如果这个时间段,伊丽莎白酒店还有很大的人流量,如果让他们看到有警察来这里,恐怕对企业会有一个不利的影响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杨轩倒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让张萱儿知道的话,她未必能理解了。

    所以不让张萱儿来,可以说是很正确的决策了。

    “杨老弟,你能不能看出,这人是因为什么缘故,才死的?”张儒风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杨轩眉头一挑,说道:“宁浩不是被普通人杀死的,是武者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武者?”

    张儒风眉头一皱,说道:“若是平常时候,单轮这一点,就可以锁定很多的嫌疑人,但是,现在却是特殊时期,来往此地的武者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还是等等,交给警察处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杨轩点了点头,说道:“交给警察处理吧,至于宁家,让警察们给他们交代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儒风点头说道:“就这么办吧,我已经通知了便衣,要不了多久,他们就回来了,杨老弟,我们回酒店吧。”

    杨轩说道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张儒风转头离去之后,杨轩眉头一蹙,将宁浩手上紧紧捏着的一个吊坠,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周琴雅的吊坠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如果是周琴雅要杀这人,不至于会留下他的全尸,来做把柄。”

    杨轩摇了摇头,将这吊坠捏进手心,跟着张儒风的步伐,进了酒店。

    “爸爸,情况怎么样了?”张萱儿问道。

    张儒风笑道:“我们已经交给警察处理了,宁浩的死,不是我们的责任,似乎是因为他和什么人起了争斗,所以才被杀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这些天,文海不太平啊。”张儒风若有深意说道。

    文海的确不太平,因为这个拍卖会的缘故,从各地都有武者赶来,齐聚此地。

    但说实在的,即便是武者齐聚,发生武者私斗杀人事件的几率,应该不大才是,毕竟文海此时,可是有谢长青谢大师坐镇的。

    即便谢大师是风水术士,所以实战能力并不太强,但是作为出名已久的人物,他的威慑还是有的,震慑文海一方,轻轻松松。

    张萱儿点了点头,说道:“可是毕竟是我要去宁浩来这里的,现在出了事情,我很难不自责啊。”张儒风宠溺的揉了揉张萱儿的脑袋,说道:“傻丫头,你就不要自责了,生死有命富贵在天,而且这小子一看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,有仇家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被寻仇的人杀死,倒是和地点没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杨轩也说道:“张老哥说的不错,萱儿妹妹,你千万不要自责了。”

    张萱儿这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席酒宴结束,杨轩便告辞了张儒风和张萱儿二人,回到了家中。

    家里的人都睡了,只能微微听到小冰灵的梦呓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文海火车站。

    因为是假期的缘故,文海火车站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人们大包小包,在入站口的位置,就排起来了很长的队伍。

    不是有焦急的妇女拿着票,从队伍的最末端,来到最前端,脸上的急切神情,诉说着她的需求,她想要让排在最前面的这位,通融一下,因为她买的这一趟列车,就要发车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此刻在这里排队的人,又有谁心里不焦急,所以她自然是无法如愿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样人口密度极大的火车站广场,却有一名道姑打扮的女子,缓步从出站口走出来,她没有带任何行李,只有手上拿着拂尘,灰白色一副,一尘不染,和肮脏的火车站形成鲜明对比。即便是烈烈流日,她也似乎没有一滴汗水淌落。    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