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爱网 > 逍遥异能 > 第七百零八章 后宫之殇

第七百零八章 后宫之殇

 热门推荐:
第七百零八章 后宫之殇-逍遥异能-久久爱在线播放视频-久久爱网

         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: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。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: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。

    甄柯在审讯霍酥和毕若馨的同时,另一支御前‘侍’卫已经顺着肖护府上那名时常进入皇宫的‘妇’人抓住了那‘妇’人。。 通过‘妇’人的口述,知道肖护时常给潜妃郑裳传递重要的消息。于是御前‘侍’卫深夜进入肖护府上,抓住了肖护。

    甄柯连夜审讯了肖护,得到了郑裳串通外臣,利用外臣让自己当皇后的证据。他感到时机已经成熟,必须要清除郑裳这个宫中的毒瘤。

    这个夜晚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,然而觉得胜券在握的郑裳还是喝了点酒,晚上睡得也很舒服,只是半夜的时候做了一个‘春’芽索命的噩梦。她醒来后忽然看到窗户上隐隐约约的人头在晃动,惊吓得大声呼喊。

    她宫中的宫‘女’被吵醒了,立即过来探视,郑裳跳起来,暴打了好几个宫‘女’,喝道:“你们都是死人啊,我睡觉时你们为什么不拉上窗帘?还有,外面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晃动?”

    有个宫‘女’道:“禀娘娘,外面什么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郑裳又是暴起,连打了这个宫‘女’十几个耳光,把宫‘女’打得死去活来,满嘴鲜血。郑裳喝道:“我明明看见外面有东西在晃,你却说什么都没有,你欺负我老眼昏‘花’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宫‘女’被打,无奈的爬起来要出去看看。

    此时太监胡四海走了过来,讨好道:“娘娘,这些蠢货尽惹娘娘生气,我明儿个将她们都换了,娘娘,您别生气,气着了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有胡四海的甜言蜜语,郑裳心里好受多了,她烦躁的摆摆手道:“都给我滚出去,我看着碍眼。”

    胡四海等人没办法,只好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甄柯的御前‘侍’卫簇拥着甄柯就过来了,大批的‘侍’卫一下子包围了宫殿,胡四海和一班宫‘女’见了,吓得正准备叫喊,甄柯喝道:“都不许叫唤,否则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那些宫‘女’太监哪敢喘一声气,都齐刷刷的跪下去。

    甄柯向手下的‘侍’卫发送命令道:“欧阳虎,你带队去厢房,将龙俊‘波’、龙俊海绑起来带到大厅,王狻猊,你带人清除宫中所有的太监宫‘女’,一个都不准外出。”

    欧阳虎和王狻猊答应了一声,顿时御前‘侍’卫行动起来,在郑裳还不知情的情况下,整个宫中就被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甄柯径直走到内室‘门’口,手一伸,按在‘门’上,房‘门’自动开了,他就抬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刚惊吓的郑裳睡在‘床’上还没有合眼,听到房‘门’的响声,还以为是宫‘女’要进来,怒道:“让你们滚,听见了没有?”

    甄柯沉声道:“潜妃,原来这些年在朕面前低眉顺眼都是装出来的,你够辛苦的啊?”

    郑裳一听皇帝的声音,一骨碌爬起来,在外面谈谈的月光下,果然见甄柯穿着黄‘色’丝质袍衣站在‘门’口。

    也许是甄柯冷冷的声音使郑裳感到了凶险,竟然忘记了给皇帝请安,而是愣愣的杵在那里看着甄柯。

    此时有‘侍’卫进来点亮了油灯,顿时内室里面亮堂一片。跟随甄柯进来的‘侍’卫也都陆续退了出去,整个内室只有甄柯和郑裳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郑裳不知道这深更半夜的,皇帝怎么会突然进来了,以郑裳的聪明智慧,已经感受到了皇帝对她的愤怒和不满,她在一愣神之后,就“啪”的一声跪倒在甄柯面前道:“皇……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甄柯愤怒的将霍酥、毕若馨和肖护三人的供词扔到她的面前,道:“看看吧,看你在朕的眼皮底下都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郑裳脑袋“嗡”的一声,就知道自己的事情败‘露’了,她颤抖的拿起供词,只看到了他们三人的名字,那些字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。她抬头看着甄柯,声嘶力竭的道:“不,皇上,他们……他们都在诬陷臣妾,臣妾……臣妾是无辜的,皇上。”

    甄柯喝道:“郑裳,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狡辩,你以为朕就相信当初‘春’芽的孩子只是被蛇咬死的吗?‘春’芽只是‘精’神失常上吊死的吗?朕什么都知道,朕还知道是你当初以‘春’芽欺骗过江婵为由要挟过她,但是朕顾念当初在江桥镇你对朕的情意不忍心伤害你,只好违背良心,杀了‘春’芽身边三名知情的宫‘女’。

    “朕知道你为了争宠,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,所以朕让你生了长子,给你的都是皇宫里最好的东西,朕不单单对你是有爱,还有感‘激’,感‘激’你当初给朕喝得‘鸡’汤,感‘激’你对朕的一见钟情,感‘激’你在江桥镇对朕的绵绵情意,可是朕对你的荣宠却没有换来你的善良,你一次次拿着朕对你宠信作为你杀人立威的筹码。

    “朕见你一步步走向罪恶的深渊,实在没有办法,只好以立皇后和太子为名,巩固后宫,消除你不切实际的想法。可是你倒好,居然下手杀朕钦点的太子。你想干什么?你想撼动朕的大好江山吗?”

    甄柯的一顿话如一道闪电,击打在郑裳的头上,震得郑裳跌坐在地上,原来自己一切的伎俩都在皇帝的掌控之中,可笑自己还以为能控制一切,现在看来,她确实是在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但是郑裳毕竟是郑裳,她立即爬起来,抱住甄柯的双‘腿’泣道:“皇上,臣妾错了,皇上,臣妾以后会老老实实的做你的妃子,我不再争什么了,你给我的已经是最好的了,皇上。”

    郑裳泪如雨下,抱着甄柯的‘腿’始终都不肯放开,甄柯看着已经一无所有的郑裳,心里也微微刺痛,但是他不能给她丝毫站起来的机会,于是推开了郑裳道:“已经晚了,谋杀钦点太子,最轻的处罚也是万箭攒心而死。”

    郑裳的脑袋又是“嗡”的一声,她从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死法。

    忽然外面大厅传来孩子的叫喊声:“娘,娘,救救我啊,娘……”

    凄厉的叫声惊醒了郑裳,她发疯似的跑出去,就看到龙俊‘波’、龙俊海兄弟被御前‘侍’卫绑缚着跪在地上,身子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郑裳想扑过去救自己的孩子,但是被‘侍’卫拦住了。甄柯也走了出来,郑裳又一次扑到甄柯身上,乞求道:“皇上,一切的罪过都是我一个人,请你饶了孩子吧。他们……他们也是你的骨血啊。”

    甄柯沉‘吟’了一下道:“他们将被贬为庶人,发往西北边陲自食其力的生活,能不能生存下去,就看他们自己的了。”

    郑裳忽然跳起来,声嘶力竭的道:“为什么,为什么这样对待我的孩子,他们还小,能有什么错?”

    两个孩子听了父皇的判处,也惊恐的看着母亲,喊道:“娘,救救我们,我们不想去西北……”    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