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爱网 > 道门法则 > 第二章 熟人熟菜

第二章 熟人熟菜

 热门推荐:
第二章 熟人熟菜-道门法则-久久爱在线播放视频-久久爱网

         回到兴庆,赵然继续抓紧时间修炼功德经,将体内功德力尽数转化完成后,自感修为又进一步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到了晚间时分,赵然信步踱到酒楼这边,他今天刚回来,就接到梁兴夏的知会,说是今晚在唯爱辟包房,高衙内、野利怀德要和他吃酒。

    翠娘一直如穿花蝴蝶般在楼上楼下的忙活着,那份自信和老辣将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提了起来,配上娇美的面容和凹凸有致的身材,连赵然看了都忍不住心动。

    这位金波会所酒楼的女掌柜这一年来当真过得有滋有味,她倒是颇有几分“吃水不忘挖井人”的报恩之心,扭着小蛮腰过来一把拽住赵然的胳膊:“成东家出去了这几日,奴家心慌得不行。”

    赵然笑了笑,胳膊感受着她胸口处的弹性,任她拉着往唯爱辟包房走:“几日不见,翠娘越发漂亮了,行事更有几分女强人的气魄啊。”

    翠娘媚眼向望,腻声道:“还不是靠了成东家,没有成东家,哪儿有奴的今天。奴的承诺依然有效,哪一天成东家想了,奴一定过来伺候着。”

    赵然哈哈打着岔道:“那可不敢,你是高衙内的心头肉,成某哪里敢碰,俗语云,朋友妻不可戏,你我缘分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说说笑笑进了包房,高衙内、野利怀德和梁兴夏都已经坐在里面,正在谈笑着,翠娘一屁股坐到高衙内怀里,向野利怀德道:“小侯爷,是不是继续让春娘过来作陪?”

    野利怀德道:“不急,等她在楼下奏完曲目后再上来。”

    赵然问:“今晚相聚是个什么题目?刚才说小侯爷又看上谁了?哪个春娘?”

    梁兴夏笑哈哈向赵然解释道:“这几日新来的,琵琶弹得好,人更好!那身段、那柔媚,当真是思之心动!”

    高衙内道:“既然成东家来了,咱们就开席吧。今晚是为了两桩事情。头一个,今日一大早,右厢朝顺监军司的几百名军士堵到李府门口闹事,还把李府的两位管事打了。咱们先为此喝上三杯!”

    兴庆府中,一般人说李府,指的就是李氏兄弟的府邸,兄长李至忠乃中书舍人,兄弟李良辅是以汉人子弟组成的右厢朝顺监军司都统,两人一文一武,俱列重臣。

    赵然很是奇怪,这几百名军士怎么就敢堵在顶头上司的家门口打人呢?

    就听高衙内大笑着解释,这几百名军士爆出来一条大内幕,右厢朝顺监军司已经两个月没有发饷了!

    赵然一听就明白了,不用问,这哥俩当时投入炒作雪莲的巨额白银中,肯定有右厢朝顺监军司军士的饷银,现在雪莲不值钱,投入的银子全部牢牢被套,拿不出银子来关饷,军士们哪儿有不闹事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后续怎么办?李氏怎么收拾手尾?”

    高衙内笑道:“那就不知了,咱们且看笑话吧,我家大人的意思,自有别人出头,咱们缩在后面就是,能补刀则补刀,补不了就当看场热闹。”

    赵然又问:“的确是喜事,喜闻乐见的喜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笑,赵然又问:“这第二桩呢?”

    高衙内指了指野利怀德:“给他践行。”

    野利怀德向赵然道:“我跟兴庆府拖了大半年了,儿郎们也在石州整训得差不太多,是该拉上阵去历练历练了。再不走,家中大人也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赵然举杯和野利怀德对碰:“那就预祝小侯爷旗开得胜!”喝完后,问:“小侯爷何时启程?”

    野利怀德道:“三天后便即启程。直接赶赴东南监军司跟儿郎们汇合,然后再去白马山。”

    赵然叹了口气:“成某也打算近日回大明一趟,毕竟出来一年多了,想回去看看家人。”

    野利怀德问道:“要不要这次跟我一起?”

    赵然摇了摇头:“小侯爷走得太急了,我还需些时间准备。对了,衙内、梁三哥还有小侯爷需要什么大明的物件,开个单子给我,我给各位捎回来。还有翠娘,喜欢什么胭脂水粉,尽管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嘻嘻哈哈道了谢。

    酒宴喝到一半,翠娘出去了片刻,将一位抱着琵琶的盛装女娘带了进来,向赵然道:“这就是酒楼新进的红牌春娘,她本在燕回楼卖唱,是我偶然发现,将她请了过来,结果来了就一鸣惊人!”

    梁兴夏赞道:“还是翠娘眼光好,善于发现璞玉。”

    翠娘得意道:“春娘不仅貌美,琵琶也弹得极佳,品行更是淑良。成东家或许不知,春娘是从大明一路艰辛过来的,带着年迈的老父,拖着个傻弟弟,全靠她一力操持,当真是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野利怀德问道:“春娘如此可怜可亲,上次跟你说的事怎么样了?她家老父和弟弟都安置妥当了?”

    翠娘忙道:“小侯爷放心就是,你看中的人,我哪儿有不尽心的。院子也给他们租下了,她老父也安排了乐师的活计,她那傻弟弟,一切都妥妥帖帖。”

    春娘向赵然轻轻一个万福:“见过成东家。”又向几人分别致谢:“谢过翠娘,谢过侯爷,谢过衙内,谢过梁东家。”那股子柔媚劲儿,瞬间就透满了整座包房。

    野利怀德哈哈一笑:“春娘,来,坐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翠娘向她和颜悦色道:“能让小侯爷看上眼,春娘你当真好福气!小侯爷过些日子就要领军上阵杀敌去了,春娘快给小侯爷弹奏一曲,以壮行色。”

    春娘欠身坐下,四顾一扫,眼波荡漾之中,看得高衙内哈哈大笑,看得梁兴夏咽了咽唾沫,看得野利怀德目瞪口呆,看得赵然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春娘调弦挥手,一曲将军令便从琵琶上流淌了出来,众人听得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只有赵然心思不在曲子上,他在一旁拽了拽野利怀德:“小侯爷小侯爷小侯爷!”

    野利怀德把头转过来,愣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赵然道:“我刚才想了想,还是与小侯爷同行吧。成某离家一年多,思念得紧,想要早些回去看看了”    chapter;